<form id="n7pzp"></form>

    <pre id="n7pzp"><i id="n7pzp"><cite id="n7pzp"></cite></i></pre>

    <nobr id="n7pzp"></nobr>
    <form id="n7pzp"></form>

          <big id="n7pzp"><dl id="n7pzp"><strike id="n7pzp"></strike></dl></big>

          城市內澇,每年夏天總會成為熱點話題——“在熟悉的地方,看熟悉的海”,調侃的背后,是市民對一座城市治理的關注和擔憂。


          根據水利部的數據,2010年至2016年,我國平均每年有超過180座城市進水受淹或發生內澇。


          城市內澇,是指由于強降水或連續性降水超過城市排水能力致使城市內產生積水災害的現象。造成內澇的客觀原因是降雨強度大,范圍集中——而背后可能是城市地形地貌、排水系統、城市環境等原因。


          內澇正在成為一種新的“城市病”:在快速城市化進程中,因為城市排水系統的規劃、建設跟不上城市規模快速擴張,一旦汛期到來,大范圍強降雨天氣導致城市內澇。


          今年3月底,住建部印發《關于2020年全國城市排水防澇安全及重要易澇點整治責任人名單的通知》,要求各地做好2020年城市排水防澇工作,推進城市排水防澇工作,確保城市安全度汛。


          根據我省天氣預測情況,5月1日起,四川正式進入汛期(5月-9月),其中主汛期在6~8月。據了解,全省平均降水量接近常年均值,其中眉山、樂山、雅安、成都、內江、自貢、宜賓、資陽、瀘州、阿壩、甘孜等地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多1~2成,其他地區降水量較常年同期偏少1~2成。


          四川省住建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在《防汛抗旱水利提升工程實施方案》確定的國內100個易澇城市中,其中,我省有5個城市:成都、綿陽、宜賓、南充、遂寧。


          四川省重點城市內澇整治的怎么樣?為破解城市內澇問題,這些重點城市都在做哪些積極努力和探索?本期,我們走進省會城市成都實地調查。


          成都啟動史上最大規模、全方位地下管網普查整治


          “報告!人民塘路下穿隧道頂部民興路路面嚴重積水,路燈燈桿傾伏、井蓋缺失破損……對車輛和行人造成危險!”接到指令后,成都市城管執法總隊、市道橋監管中心、市照明監管中心、市井蓋辦等部門迅速調集搶險隊伍、機械設備以及應急物資火速奔赴成華區人民塘路下穿隧道頂部民興路。


          這是5月8日,成都市為有效應對汛期城管領域可能發生的各類突發事件,而啟動的汛期突發公共安全事件應急處置“雙盲”演練。


          雖然不是沿海城市,和其他城市一樣,每到汛期,成都也會面臨發生城市內澇的場景——部分城市老舊小區、天府二街以及人南立交等區域一度讓人印象非常深刻。


          汛期來臨,成都準備得怎么樣?作為全國100個易澇城市之一,成都正在做哪些努力?


          “除了汛前集中開展下穿隧道整治,對于天府二街等重點區域成都也正在開展系統性整治。”成都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同時,成都還正開展一場該城市史上最大規模、全方位排水管網普查及數據采集,而這在國內省會城市尚屬首次。


          汛前成都全市152座下穿隧道已集中清理整治


          4月21日下午14時,成都市火車南站附近,393米的天和西二街隧道旁的泵站內,10多名工作人員正在抓緊時間疏掏泵站集水池里的淤泥。


          “這是每年我們在5月1日汛期來臨之前進行的一套標準動作,把所管轄隧道的邊溝和集水池等排水設施全部進行一次疏掏,確保汛期下穿隧道安全有效的運行。”成都供排水監管事務中心城東管理所所長張濤介紹,如果下穿隧道排水邊溝和集水池里的淤泥不及時疏掏,會影響隧道的收水功能和泵站內水泵的抽排效果,如遇強降雨有可能造成隧道短時積水,也就是內澇。


          汛前,下穿隧道除了疏掏任務,工作人員還將對隧道的設施和設備進行統一維護保養,包括高壓維保、弱電控制柜維護、PLC系統調試、發電機組維保、水泵維護保養等11項規定動作。


          泵站與隧道是天然相伴生的,也是隧道的附屬設施。張濤介紹,隧道安全有效運行,需要泵站的支撐,建設隧道和建設泵站必須配套,“一般來講,短隧道只有一個泵站,長隧道有兩至三個。”




          2.8公里長的金融城隧道,配備了3個泵站;火車東客站附近1.7公里長的錦繡隧道,配備了3個泵站;位于成都鬧市區的紅星路隧道也配備了2個泵站……目前,張濤所在的成都供排水監管事務中心管理著主城區40多座下穿隧道——而整個大成都范圍內,共有152座下穿隧道。


          泵站排澇功能如何發揮?據介紹,目前泵站已經實現了自動化運行,都是根據控制軟件設置水泵啟停水位,“到了警戒水位自動抽水,一臺泵的抽水能力是600立方米/小時,3臺就是1800立方米/小時。”


          “我們的工作就是通過日常維護和監督管理工作確保成都的排水設施和下穿隧道安全有效的運行。”張濤介紹,在主汛期,中心將實行24小時值班備勤制度,對于防汛隱患點位和繁華敏感區域的設施要做到“小雨巡視、大雨蹲守”,確保不發生大的城市內澇。


          成都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針對汛期,成都市水務局已與成都水文局、成都氣象局建立會商機制,“汛期來后建立了每月一次大會商,每周一次周會商,每日有一次會商,在暴雨來臨的時候,或者在前期即將降雨的時候,我們還有一個加密會商,四級會商的體系,有這樣的預報預警我們會及時的通知到、傳達到基層的一線的防汛機構和工作責任人。”


          “天府二街-五街”區域東溝河道改造將于明年汛前完成


          成都“天府二街-五街”區域,作為成都新經濟活力區,是年輕上班族上班較為集中的地方,近年汛期出現了不同程度內澇。


          2019年7月22日,成都暴雨來勢洶洶,同時也登上了熱搜—— 當天,成都市氣象臺7月22日10時50分發布暴雨黃色預警信號,四川啟動防汛IV級應急響應,“天府二街-五街”區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內澇,造成部分道路交通受阻、給周邊居民出行帶來極大不便,在網絡上引起熱議。


          “實際上,去年7月22日那天,主要積水在二街、五街。”高新區防汛辦相關負責人介紹,造成城市內澇的原因一般主要有兩方面:一是市政管網排水能力的問題,二是河道泄洪的能力問題。“高新南區地下排水管網設計標準嚴格按照《室外排水設計規范》3到5年暴雨重現期建設,產生內澇的主要問題,除短時間強降水的客觀因素外,東溝自身泄洪能力不足和錦江河道水位過高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2019年7月22日汛后,成都市住建局牽頭組織成都市市政工程設計研究院和廣州市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對內澇成因進行系統性分析,并編制《天府二街-天府五街內澇分析報告》。


          該《報告》也指出:天府二街-五街區域產生內澇的原因,除了路口雨水篦子收水能力相對高強度降雨較弱、污水井冒溢等原因外,也包括“東溝排水能力不足,導致東溝水位較高,管網排水不暢,以及錦江華陽段未按防洪規劃改造完成,對上游東溝排水有一定影響”等原因。


          東溝,是位于高新區的一段4.6公里長的溝渠,起于天府一街,沿益州大道向南至天府二街后,拐至天府大道,沿天府大道東側往南匯入錦江,為天府一街至天府五街區域重要的防洪通道。


          目前,成都高新區已將東溝河道改造工程納入2020年高新區政府投資重點建設項目開展整治工作,主要為“拓寬加深”,增強排水能力。“這一改造完成后,“天府二街-五街”區域應對強降雨天氣的能力將大幅提升,在類似近年出現的暴雨天氣下,也將不會發生內澇積水的情況。”


          “東溝河道改造工程今年汛前無法完成,為保證這一區域度汛安全,成都高新區防汛抗旱指揮部現已采取針對性應急整治措施。”上述負責人介紹。


          為此,今年應對措施包括:對天府大道(天府二街-五街)沿線雨水篦子、雨水檢查井、管網及東溝實施了清淤,路口均增設了雨水篦子,最大程度增加雨水收集能力,同時“對區域防汛進行重點防控布置,提前準備應急抽排設備,安排專人值守,如出現內澇情況及時開展搶險排澇工作,避免對市民出行造成不便”。



          4月21日,成都市武侯區武陽大道一段,兩臺工程車將一處地面圍起來,下水井蓋被揭開,工作人員正在進行緊張的梳掏作業。


          成都興蓉市政設施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秦忠榮告訴記者,成都正開展一場該城市史上最大規模、全方位排水管網普查及數據采集——這在國內省會城市尚屬首次。


          “去年7月至9月,我們對兩江環抱區地下管網進行了普查,今年我們開啟了對四環以內(主要是五城區+高新區)地下管網的全面普查。”秦忠榮介紹,普查檢測及病害數據采集主要通過機器人作業來進行,管道病害主要包括地下管網塌陷、變形,滲漏、堵塞、腐蝕、 錯口、脫節、起伏等內容。


          成都中心城區兩江環抱區域,即由府河、南河、飲馬河和西郊河圍合而成,包括少城、皇城及大城核心區。對于兩江環抱區域普查,覆蓋城市面積13.6平方公里,道路423條,排水管網397.38公里,普查探測及采集數據包括管網坐標、高程、管徑、材質等149類,共計1009651個設施屬性及擴展數據。


          普查結果讓人很震動:發現重大病害共計6886處,重大病害密度達17.33處/公里,其中,沉積、障礙物、結垢等堵塞類病害3030處,占比44%;腐蝕類病害1709處,占比24.8%;垮塌、變形類病害474處,占比6.9%


          原因多種多樣——以堵塞為例,主要原因在于:管道維護中“掏井不掏溝”現象普遍存在,導致管道內長期淤積;項目建設未做好市政排水設施保護工作,導致管道內混泥土、瀝青隨處可見,形成硬質沉積;餐廚油污未經處理或直接傾倒市政管網,長期會導致管道內壁形成厚層油垢。


          “我1981年參加工作,在我印象中,是第一次這么大規模通過這種方式來對地下管網情況進行摸底普查。”秦忠榮介紹,絕大部分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城市加快發展以來建設的管道,在中心城區,還仍然有一部分老舊管道,“有一些,甚至是解放前的,破損很嚴重。”


          而同時,各個年代的管道建設標準又不一樣,一度時期“重面子、輕里子”這樣的時代問題,也導致地下管網建設也沒有收到充分的重視。


          城市排污管網如同人體的血管,是城市安全高效運轉的重要保障。“這些病害不僅嚴重影響排水設施排放能力,長此下去,部分管道將喪失功能,引發污水冒溢、市政道路塌陷等連鎖反應,影響城市基礎設施運行,對城市公共安全造成重大威脅。”成都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今年,我們將在完成四環內地下管網普查的同時,爭取完成成都中心城區兩江環抱區域地下管網整治,整治工程中重大隱患整治將投入3.5億元,還這些區域一個暢通的地下排水系統,大大減輕城市內澇的壓力。”秦忠榮介紹。

          【文章來源:川報觀察】


          2020年05月20日

          行業資訊|合肥市地下管線建設邁入新時期

          上一篇:

          下一篇:

          行業資訊|成都市啟動史上最大規模全方位地下管網普查整治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不卡_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不卡片_2019精品国产品在线18年